DENG-X-Y

hello

【盾冬/ABO】Shooter 27

专职打字机:

@老冰棍产粮机  


前文链接:01-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标记 下




27




机械手臂的修复工作令苏睿陷入了一种不吃不喝靠着多巴胺的分泌就能支撑她不停工作下去的狂热状态。这种极度亢奋的精神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三天的凌晨,当助理领着史蒂夫和巴基推开苏睿实验室的门时,这个联系工作了七十二个小时没有休息的科技狂人终于支撑不住趴在工作台上睡了过去。


而在一旁的实验舱内,焕然一新的钢铁手臂就安静地躺在那里。一直以来巴基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地观察过这条跟随了自己多年的手臂,即使它已经成为自己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即使到了今时今日巴基对它依旧存有芥蒂。他知道这条手臂无论跟随自己多久都不会真正成为血肉之躯,就像他那部分曾经被黑暗埋没的良知,已经永远被从自己的灵魂中割裂,它的存在就是时时在提醒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冬日战士,九头蛇最冷酷无情的杀手,染血无数的魔鬼。


“巴基?”


史蒂夫敏锐地察觉到巴基的异样,轻轻用肩膀碰了碰他:“怎么了?”


巴基状若无事地摇了摇头:“没事,就是这么看着它……还是第一次。”


虽然只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无意间牵动了史蒂夫的心,尽管他刻意表现得平静,近乎于冷漠,但史蒂夫感觉得到他对于那条手臂的抗拒。


亦或者说是他对于某个身份的抗拒。


“请跟我来这边。”苏睿的助理将那条金属手臂从无菌舱里取出来,然后引着巴基向另一间实验室走去。史蒂夫看着巴基转身的背影,忽然不知从何处涌起的冲动,追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


巴基疑惑地看向他,史蒂夫原本想说不如就算了,可叫住巴基的一瞬间他就豁然清醒,就算是他也没有资格剥夺巴基选择人生的权利,那手臂对他来说既是负担,也许也是救赎。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巴基骨子里渴望的是什么,那正是他们两人的灵魂深深吸引彼此的地方。


“没事,我在外面等你。”


巴基像是受不了这种含情脉脉的送别氛围,故意耸了耸肩调侃道:“别露出那种让我肉麻的眼神,那可不是你史蒂夫。”


史蒂夫原本已经松开了手,这时却一把用力握紧,然后将巴基拽到了自己面前。


他低下头轻声说,还有更肉麻的。


于是史蒂夫就当着助手的面,狠狠吻住了巴基的从唇,直到对方涨得满脸通红,对他挥出了拳头。


 


苏睿将手臂修复得非常完美,重装的过程很顺利,这期间史蒂夫一直隔着玻璃墙看着里面的一举一动。巴基变现得尤为平静,偶尔会转过头看向墙外的史蒂夫,史蒂夫看得出他很努力想要做出轻松的表情,但是他另外一只始终攥紧的拳头告诉史蒂夫他在害怕什么。


“别紧张,很快就结束了。”


巴基很想反驳自己并没有紧张,但是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其实安装手臂远远没有拆卸的时候痛苦,因为苏睿的改良,当电子神经元重新连接到脊柱神经的时候,他并没有感受到太过剧烈的疼痛,但是他就是下意识地,觉得不安。


尤其是当手臂被激活的那一瞬间,他一个恍惚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耳边低语了一句。


那似乎只是一个幻觉,但是那仿佛咒语一般的话却迅速钻入了他的意识,让他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没关系,这只是应激反应。”


助理安慰地轻轻拍了一下巴基的肩,接着将目光转向一旁的监控仪器。


“苏睿一直担心我们没有解开的那道加密程序会影响最后的神经链接,现在看来是我们多虑了,你看,多么完美。”


巴基虽然与这条手臂朝夕相对了这么多年,但其实除了日常的养护以外,他对这条手臂的了解甚至远远不如只和这条手臂相处了三天的苏睿。所以对方口中的什么精神链接他其实是不懂的。不过就如苏睿承诺过的那样,这条重新修复的手臂在灵活性和强度上都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改良,而且因为更换了最新的电子神经元,曾经一直困扰着他的精神干扰也小了许多,萦绕在他耳畔的嗡鸣声终于彻底消失不见了。


“怎么样?你感觉怎么样?”


史蒂夫第一时间从门外冲了进来,结果刚走到巴基面前,对方就突然一言不发一拳挥向了他。史蒂夫以前没少挨巴基的拳头,下意识的闪避都成了身体的本能,不过他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这一拳无论从力度还是速度上都超越了之前。而且这一拳巴基应该还是有所保留的——起码没有想从前那样冲着他的鼻梁骨打。


“God,看来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接住巴基这一拳还真让史蒂夫感到一丝吃力,不过巴基能够恢复如初这才是让人高兴的事。而巴基却漫不经心地哼了哼:“我留情了,你反应也慢了。”


“拜托,这又不是在战场上。”


史蒂夫不甚在意地笑道:“况且出手的人是你,就算我接不住,你也不会真的打上来吧。”


“那可未必。”


虽然史蒂夫完全不懂甜言蜜语的那一套,但是他对巴基所说的每一句话却又准确无误地掐好点在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他根本不是不懂恋爱的傻瓜,他比任何人都深谙爱情的真谛。


就在两人旁若无人地秀恩爱时,门外已经有人领着娜塔莎超这里走来。神盾局果然十分守时,三天时间刚到就催着他们干活了。


“看来一切顺利?”


几天没见,娜塔莎比三天前看上去明显憔悴了许多,虽然额前的短发垂下挡住了一侧的脸颊,但还是能看到颧骨出的擦伤。这倒是让史蒂夫吃了一惊——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在近战中伤了黑寡妇?


“我可不喜欢被一个Alpha这么盯着,会让我想出手教训他。”


Alpha和Alpha之间唯一能碰撞出的火花,大概就是战斗的火花了吧。史蒂夫开门见山指向她脸颊上的伤口:“怎么回事。”


娜塔莎知道遮掩不住,索性爽快地撩起头发,让史蒂夫一次性看个清楚。伤疤还很新,看来就是这两天受的伤。接着史蒂夫发现她右边的肩膀似乎也不太灵活,抬手的时候眉头明显用力皱了一下。


“我们之前搜集的情报有误,原来冬兵不止他一个。”


正专心活动新手臂的巴基听到这话蓦地抬头看向娜塔莎。娜塔莎把手里的一打资料拍在史蒂夫的手上:“这是一场硬仗,史蒂夫,你们要做好准备。”



评论

热度(556)